无悔青春在“隧月”里闪亮

时间:

“盾构施工一开始,就不能停下来,需要24小时作业。我们12个小时倒一班,吃喝拉撒全在工地。”2015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“90后”盾构司机周嘉新说。

新华网武汉9月11日电(连迅)8月的武汉骄阳似火。武汉地铁21号线施工现场,随着机器轰鸣,泥浆飞溅,一群年轻的建设者驾驭盾构“巨龙”,在地底下一点一点向前延伸。

“盾构机内部温度接近50度,呆在这里就像蒸桑拿。”中建三局21号线施工项目盾构土木总工程师侯博海边擦拭脸上的汗珠边介绍说。由于现场噪音太大,他和同事的沟通要靠大声叫喊才能实现。

“盾构施工一开始,就不能停下来,需要24小时作业。我们12个小时倒一班,吃喝拉撒全在工地。”2015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“90后”盾构司机周嘉新说。和其他“90后”丰富多彩的生活不同,周嘉新每天都重复着“宿舍——食堂——地下施工现场”三点一线的生活。

虽然盾构机外形庞大,但驾驶间十分狭小,甚至难以容纳三个成年人并排站立。“驾驶室虽然有空调,但闷热的感觉还是让人很难受。”周嘉新说,盾构机每前进一步,自己都要万分小心,不敢有丝毫马虎。“午饭不离开驾驶室,同事把饭带来,我就在驾驶室蹲着吃完。”上班两年,第一年培训,第二年上岗操作,周嘉新已经是一名掘进里程超过1100米的盾构“老司机”了。“这两年学到很多东西,我觉得很值。”

像周嘉新这样的年轻人在21号线施工队伍中还很多。据侯博海介绍,21号线施工高峰期盾构人员有700多人,年轻人就占了90%。“这些年轻人肯吃苦,爱钻研,还很乐观。”侯博海回忆,去年施工装机时候,有位小伙子干了一整个上午,上衣和裤子全被汗水湿透,一句苦也没有说。

地铁施工工作紧张、单调、枯燥。为了活跃气氛,年轻的建设者想了不少创意。他们在工地上组织趣味运动会,把生日庆祝会搬进隧道施工现场,自己给自己加油鼓劲。鲁翔翔是今年刚参加工作的新人,4月25日是他的生日。在一群年轻同事操持的隧道生日聚会上,蜡烛点燃,歌声响起,大家为鲁翔翔送上生日祝福。“这个生日让我难忘。工作很辛苦,但我们也很快乐,每一天我们都能精神百倍地投入工作。”鲁翔翔说。

侯博海2007年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地铁施工工作,他参加了武汉第一条地铁线2号线的建设。武汉地铁2号线2006年开始施工2012年通车,用了6年时间。而武汉地铁21号线2015年4月开始施工,预计在2017年年底通车,只用了两年多时间。“经过多年的施工,我们积累了丰富施工经验,再加上国产设备性能不断改进,大大提高了我们的施工效率。”

近些年武汉地铁线路的不断建成开通,缓解了城市交通,方便了市民出行。侯博海在武汉呆十多年了,之前他从汉口到光谷坐公交车需要倒几趟车,花费一个多小时时间,“现在搭乘地铁,四十多分钟就可以到达。”今年侯博海参加大学毕业十周年同学聚会,不少外地的同学回到武汉,都说武汉变化大,特别是交通便捷多了,这让侯博海很自豪。“每次陪同学、朋友、家人乘坐地铁,我都会对他们讲这条地铁是我参与建设的”。

武汉地铁21号线盾构施工从2016年7月份开始,自此侯博海基本就没有离开过工地。2017年春节前夕,只有两天假期的侯博海抽空回到了老家河南新乡。“早就答应了闺女要带她去娱乐场玩的,不能再食言了。”

侯博海的女儿今年三岁,“女儿刚出生,我就离开她回工地了”。侯博海说再次见到女儿,已经是九个月之后。见到女儿很兴奋,侯博海说“闺女让爸爸抱抱”,刚把女儿抱到怀里,女儿对着这个“陌生人”“哇”的一声就哭了。“长时间没见面闺女不认识我,当时我很心酸,自己也哭了。”

在家陪女儿玩了两天,侯博海还要赶回工地。临走时候,女儿眼泪汪汪,抓着侯博海的衣服不让他走。侯博海只能哄骗女儿说自己不走,只是去给她买玩具。“离开闺女之后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现在每次和女儿视频通话,女儿第一句话就是问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,这成了女儿的开场白。”

因为工作性质使然,长期亏欠孩子,亏欠妻子,亏欠父母是侯博海和同事们的共同遗憾。“好在我爱人能理解我,支持我,承担了大部分家务。”已经从事11年地铁盾构施工的侯博海现在是单位技术骨干。“我喜欢这份工作,从没后悔过当初的选择。在这里只要努力,我们都可以干出想要的成绩,找到自己的定位,实现自己的价值。再苦再累,我会一直坚持下去。”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