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营里的师徒情

时间:

  子曰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。”学生与老师、新兵与老兵……三百六十行,都会有师徒关系,公安队伍也不例外,入警的第一天遇到的第一个人便是他们的“师傅”。他会带着“弟子”从一名学警变成一名能摸爬滚打的业务骨干,他会告诉“弟子”职业生涯里那些课本上永远学不到却非常有用的实战经验。师傅既是前辈,也是战友,还是兄弟。在教师节里,让我们来聊一聊中原警营师徒间的那些故事。

  这个师傅有点“凶”

  今年3月份,靳鹏被分到了新乡市特警支队突击队,“老警”史正琪成了她的师傅。刚刚分到突击队的时候,面对3公里、5公里长跑、100多斤的轮胎翻滚、仰卧起坐等一系列的体能锻炼和眼花缭乱的技能科目,靳鹏的内心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:崩溃。因为心中有抵触,训练起来自然也就没有那么用心。看着训练场上不在状态的靳鹏,史正琪差点发飙,但她还是忍住了。“你愿意当一个空有其名却没本事的特警吗?要是泪水能解决问题的话,那还需要汗水的付出吗?”一次训练结束后,史正琪找到了靳鹏,一连串的反问字字敲在了靳鹏的心上。从那以后,靳鹏每天和男队员一起挥汗如雨、摸爬滚打,她逐步克服了恐高、不断强化体能,凭着一股韧劲,在训练场上越来越出色,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。

  严师出高徒,这话一点都不假。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在靳鹏体能素质大幅提升的同时,技能也都基本掌握,6层高楼索降从当初吓到腿软到现在轻松地纵身一跃,一直视为洪水猛兽的体能训练也早已习以为常,射击考核成绩优异,就像一块渐渐被打磨出光彩的璞玉。

  然而,这个看似有点“凶”的师傅,很多时候却让靳鹏觉得暖心:每次高空索降,她会反复确认保护措施是否安全到位,在她身后轻声加油鼓励;枪支训练虎口被夹伤时,总有她第一时间递来的一张创可贴;身体不适时,她总会不动声色地为自己冲上一杯红糖水……

  同为90后,史正琪与靳鹏相差只有两岁,与其说是师徒,更像是朋友、姐妹。在训练场上,两人是英姿飒爽的巾帼豪杰,然而生活之中也难掩爱美的天性。因为每天都要顶着烈日训练体能技能,晒后修复工作对两个女孩儿来说尤其重要,但凡谁买了新的美白补水的面膜,一定是先分享给对方,然后一同“美美哒”玩自拍,直到挑出两人都满意的那张再晒到朋友圈……

  从陌生到熟悉,从理解到相知,这对90后师徒因着骨子里那份同样对特警的赤诚热爱和勇敢的坚持,在相互欣赏、一路扶持中共同进步。相信这段特殊的师徒情、姐妹谊,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如陈酿的老酒,日渐正浓。

  “鹰王”师傅的“抓贼秘籍”

  2010年,姚卫民由睢县公安局白庙派出所调入特警大队任队长,赵松和姚卫民的师徒情结要从那个时候说起。

  当时,睢县县城街头扒窃案件很多。为有效遏制街面违法犯罪多发势头,姚卫民每天带人去商场、医院等地开展反扒工作。在基层经验老到被群众称为“鹰王”的反扒高手姚卫民在工作中渐渐发现,个头矮小、且身体单薄的赵松悟性很高,而且干起工作来十分敬业,于是就有收他为徒好好培养的想法。

  赵松得知姚卫民想收自己为徒弟,激动得半宿没睡好。第二天点名,赵松迟到了一会儿,被姚卫民骂了个狗血喷头。赵松第一次领略了老师的严厉。从此以后,赵松不敢有半点懈怠。

  第一次上街,身穿着破旧衣服的姚卫民说:“以后,你上街的第一件事,就是怎么普通就怎么打扮,要不会引起扒手的注意。”俩人在商场溜达了一上午,也没发现目标。就在走出商场的瞬间,姚卫民低声对赵松说:“赵松,你跟上刚才过去的那个人,别跟太近。”

  第一次抓贼的赵松心里有些紧张,远远地跟着一个打扮光鲜,手里拿把扇子的中年人。在商场转悠了两圈,这人锁定目标,一只手拿扇子遮挡,另一只手伸向正在缴费的妇女包上,赵松冲上去一把抓住他,那人把手中的钱包一扔,扭头就跑,被姚卫民一把摁倒。事后,姚卫民说:“你上去的时候,火候有点嫩。”师傅的话让赵松琢磨了半天,要是嫌疑人把钱装进自己的口袋效果会更好一些。

  第二天去医院,俩人远远地坐在收费处的联排椅上,一蹲就是一上午。中午吃饭时,赵松说:“这么死等如何能行?真是枯燥。”姚卫民微微一笑:“这活儿就是个枯燥的活儿,哪个贼脸上也没刻着字,关键就是得死等。”

  言传身教,姚卫民手把手教赵松,赵松学习的劲头也足,从商场到医院再到集市上,姚卫民抽出时间就带领赵松去如何辨认扒手,如何伪装隐藏自己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